選舉

我在台灣沒有投票權,跟政治人物的接觸也頗為有限。我們里的里長出來拜票的時候,看到我,一直貼在嘴巴上的僵硬微笑會一時鬆開。有時候某些候選人一不留意就會伸手過來要跟我握手,一抬頭看到我的白臉就會立刻把手收回來。但是當一個外來者也有好處。其一是朋友之間或在工作場合,不用跟人表達你家的政治立場,就算你想要告訴別人,也沒人要聽;同時你的政治立場也不會在潛意識的層面上,被同事或朋友察覺出來。簡而言之,台灣人不會以他們一般的標準來對待你,因此你可以很自(白)由(目)地詢問他人的政治色彩。不過久而久之,你不用問也多少會感覺到。

 

講到這一點也不是很準確,因為你可以大概從一些細節,猜測他人的家庭是藍是綠是紅,但這也不代表在投票箱前,他們就會聽話地投給父母要他們投的那位候選人。我待過不同「顏色」的學術和工作單位:藍的綠的大學、綠的科系、紅媒體到白的公司,後來也算是回到一個(還帶一點藍的)綠色單位。在每個單位都需要看很多宣傳品,也因此很容易被洗腦。在藍的單位時也許會覺得綠營做事不踏實,不懂得妥協;在綠的單位時也許會覺得藍營只有在看錢、沒什麼原則。可能都有;可能都沒有,不過也許都是因為我們以不同框架看,所以會有不同的印象。

 

講到框架,我以前一直對柯文哲有一種說不太出口的反感,可能是略受媒體的影響,說他恐同、親中、自我感覺良好等等。媒體最近也有報導他父母在最後時刻替他到中選會登記連署,最後卻遲到了。媒體報導這則新聞的大方向帶有一點幸災樂禍的意味。但就算深綠的人看到這則報導,儘管讀起來很爽,應該也很清楚這大概不是真相。柯文哲若真的想選,不會拖到這時候,還派老人家幫他登記。剛好我最近在看柯文哲寫的《白色力量3》,柯P對民進黨很失望不是因為民進黨對他的直接攻擊,而是他們在明明知道一個污衊他的假新聞報導是偏頗的情況下(如器官移植的葛特曼案),還去煽動爭議。 

 

也許當一個選民最重要的,是能夠離開同溫層,用不同的框架反省政治立場。

 

ㄟ對啊,我忘了……你上次總統大選是投哪一位?

1 thought on “選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