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誰說了算?》 - 以理性心態來面對近年來隨著一波又一波社會運動而來的雜音

getImage

我老闆的一位朋友田蒙潔律師最近出版了新書《民意,誰說了算?》。為了一探田律師的寫作理念,我及一位同事特地專訪了田律師。

田律師的經歷很有趣,在將近50歲時才到美國念法學院,並取得美國律師執照。2011年開始,田律師開始在社區大學裡上課,目的就是希望讓台灣人能夠對於社會上形形色色的輿論辨明事實與觀點,而不是被偏激的價值觀牽著走。

這本書能讓讀者看到台灣媒體界、法律界的一些問題。田律師一再舉出例子說明台灣媒體報導、電視新聞節目的過度主觀性 - 甚至有些記者在報導殺人案時莫名其妙的變成了無所不知的敘事者,在沒證據的情況下還能清楚地交待被害人在死前最後一秒的想法和動作。田律師認為,這一切的問題都是因為台灣的教育系統沒有著重分辯事實和意見。

在讀到這一點的時候,我便開始有些疑慮 - 這是相對於哪裡?田律師偶爾提到的「正常社會」到底為何?台灣人沒辦法分辯事實和意見,那歐美人就有辦法了嗎?那我在台灣大學的台灣籍碩士班同學怎麼都很理性?後來經過跟田律師的討論,我發現她針對的是體制性的問題,而不是個人問題。她論及「東方」沒有像「西方」一樣,從封建社會漫長地經過啟蒙時代而進入一個所謂的「現代性」,而是經過了「壓縮的現代性」(Compressed Modernity)時期便很快地從封建社會轉變成一個現代的社會。在過程中很多體制是借來的、或在殖民統治下被移植的,而不是自然從人民的需求或社會紛亂的結果而成形的。田律師坦言美國本身不是她的理想,而是美國體制的這種成形過程。儘管在本書中美國的法律界、新聞界常被拿來跟台灣的比較,但我覺得田律師指出的問題在每個國家都會有的,尤其是在現在一個資訊越來越多的、常規一直在改變的時代。

田律師在書中詳細地剖析台灣最近幾年的新聞議題,從洪秀柱的碩士學位是不是從美國一所「野雞大學」所取得,到黃丞儀遭天下撤文的事件是不是牽扯到「言論自由」問題、太陽花運動學生所抗議的服貿提案的審議過程是不是「黑箱」的、以及反課綱有沒有出現「日治」和「日據」兩個字眼。田律師不是單純的以她自己的主觀政治立場來反駁當事人,而是提供讀者一種發掘事實的辦法。換言之,她要的不是讀者聽她的,而是要讀者平心地、客觀地分析、判斷、印證事實。

這本書可以當作是最近幾年民粹政治的回應,目的是理清事情的真相如何、要怎麼以一個理性心態去應對隨著最近幾年的這一波社會運動而來的雜音。

田律師想看到的台灣人是以他/她職業為傲的、能夠以「思辯」(critical thinking)的方式分辯真相和假象的、能夠自制和自律的。

6月25日起《民意,誰說了算?》可以在博客來購買。

(謝謝Anita和Clarence校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